翻頁   夜間
一波中特在哪个网址 > 無限之神話重生 > 番外:4

一波中特在哪个网址 www.rtssz.icu 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5200文學] //www.rtssz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出去別墅后。

    李東陽摟著小甜,很快,一名司機便是開著一輛豪華的勞斯萊斯出現在了他跟前。

    “少爺,請問去哪?”

    看到李東陽那發白的面色,司機習以為常,并沒有半點意外,而是平靜的問到。

    “京都西山精神療養院!”

    李東陽報了一個地址。

    “是,少爺!”

    司機雙腿輕微一顫,不過這個動作,非常微妙,根本察覺不出來,隨后他點了點頭,聲音無比平靜。

    京都西山精神療養院!

    那個地方……

    司機可是相當的熟悉啊。

    “都過去快半年了,沒想到少爺還沒有忘記那個女人,話說回來,那個女人,真的是很可憐??!這群該死的有錢人,簡直是太可惡了!”

    司機心里充滿了憤怒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最終表現在他臉上的,全部都是獻媚的笑容。

    畢竟!

    他清楚的很,自己的工資,可都是這個可惡的少爺開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宿主,這里就是京都!說起來,這里的環境,還有格局,與另外一個世界的帝國真的是很像??!不過,是四年之前的帝國?!?br/>
    京都,一處街道上。

    葉神在這里慢慢走著,手腕上,系統的聲音發出。

    “嗯!我知道!”葉神點頭:“你應該明白我妹妹的具體位置在哪里吧?我準備先去那邊……”

    “當然?!?br/>
    系統道。

    確定好位置后。

    葉神也不耽誤了。

    他直接在京都,攔了一輛出租車,便是朝著西山精神療養院方向趕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邊,一輛勞斯萊斯中。

    李東陽一邊狠狠的揉捏著坐在旁邊的女人,嘴里一邊不斷的說到。

    “那個該死的biao子!很有可能現在已經真的瘋了啊……哈哈……這可真是報應的很!”

    李東陽還在大笑著。

    開車的那名司機,感覺身體發寒。

    旁邊的女人,也是小心翼翼的伺候著,根本不敢亂來,生怕自己一個動作,就會惹得李東陽不滿,搞得最后,跟姓葉的那個家伙,一樣的下場。

    時間過得很快。

    勞斯萊斯開上路之后……

    就連原本有些擁堵的交通,似乎都好上了許多。

    不少車輛。

    看到勞斯萊斯后,紛紛避讓,生怕一不刮到,會導致自己賣房了。

    就這樣。

    本來數十公里的距離。

    李東陽他們,用了不到四十分鐘,便是趕了過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山精神療養院,是一家私人性綜合性的療養院。

    據說他背后的老板,手眼通天。

    而這家療養院。

    同時也是分為兩種極端的……

    有一部分,是為了給有錢人做療養,那些人因為身體不便,或者是受傷,都會住在這里……然后有最好的醫生,最好的護士,全天二十四小時為其服務。

    無微不至。

    療養一番后,傷病全好,還會精神百倍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還有一種,卻是極為殘酷的。

    只是這一種,極少被人所知道……

    京都的那些富二代們,有錢人們,甚至某些特權人士,經?;岣慍鲆恍榪瘛氖慮?,但是,他們不能受到損害,也不能被關。

    那怎么辦?

    很簡單……

    把受到迫害的人,送到這療養院中。

    只要這里的院長不簽字。

    那個人,永遠都沒有機會出院。

    他的身邊,24小時會有人看護……

    不過!

    對于這種人的看護,比起那些富豪們,則是天壤地別了。

    給他找一個房間。

    關進去!

    鎖在其中。

    每天給那么一兩頓飯。

    保證他不會在短時間內死去……

    等外界的事情影響消除到最低后,再讓他死去。

    這是非常常見的手段。

    幾乎每隔一段時間……

    這西山精神療養院中,都會死那么一兩個人……

    當然!

    每一個死掉的,都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比如說,精神障礙,在醫生的竭力救治下,護士的看管下,還是選擇了死亡……跳樓!咬舌……等等說辭,千奇百怪。

    再加上這里,根本就不會有人去查。

    只要有那么一個,看起來合理的證明后,屁事都沒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少爺,到了!”

    勞斯萊斯,橫著停在西山精神療養院門口,司機停車,然后下車,主動給李東陽開門,臉上掛著招牌式的笑容和獻媚,嘴里輕聲說到。

    咯吱……

    勞斯萊斯車門打開。

    李東陽摟著小甜,從里面下來。

    “你去把車停好,然后在門口等我就行?!?br/>
    李東陽看了眼那司機。

    “是,少爺!”

    司機返回車內,開著車找地方停去了。

    而在這個時候,療養院中,則是走出來了兩名穿著白大褂的男人,他們看到李東陽后,臉上同樣也是出現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李少!”

    “李少,你來看那個葉媚???”

    兩人說到。

    很明顯……

    他們都是認識李東陽的,而且還不是見過一次。

    “嗯!半年時間沒來……不知道她現在是個什么情況,所以來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李東陽只是瞥了眼那兩名醫生,并沒有給任何好臉色,語氣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李少放心好了,沒有您的允許,她還死不了?!?br/>
    “最近她恢復的也不錯……具體的房間位置,我知道在哪!李少,我帶您過去吧?!?br/>
    兩名醫生,無比殷勤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李東陽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那兩名醫生,連忙在前面帶路……

    心里則是暗暗道:這個大少爺,根本惹不起啊……葉媚,不是他第一個送進來的人,在這之前,還有好幾個,幾乎每一個都是慘死的!對這樣的人,必須保持尊重才行,鬼知道哪一天,他突然發神經,對自己動手了?

    有人帶路就快得多了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幾人便是走進了療養院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只是,當李東陽摟著小甜剛剛踏入療養院大門之后,他們沒有發現,有一輛出租車,也緩緩的停在了療養院的大門口。

    隨后,一名穿著普通,但是氣質卻無比獨特的年輕人,從車內走出。

    嘩啦啦……

    不過。

    當那年輕人剛剛走出來后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西山療養院中,立刻就出來了兩名穿著黑色西裝的保安。

    “先生!這里是私人療養院,請問,你有預約嗎?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保安開口。

    嗖嗖……

    那年輕人,正是葉神,他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而他乘坐的那輛出租車,在放下他后,都不帶遲疑的,深深的看了眼這療養院后,便是開著車快速離開,很顯然這個地方,給他留下的印象非常的特別。

    “沒有預約!不過,我的親生妹妹,就在這療養院中,這次過來,我是打算見她的?!?br/>
    葉神開口。

    嗒嗒……

    他說話時,之前給李東陽開車的那名司機,已經停好車走了過來,正好聽到了這樣一句話,他看了眼葉神,眉頭微微一皺,但并沒有說什么,而是直接朝著療養院中專門給司機準備的休息室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至于那兩名保安。

    聽到葉神的話后,面色立刻變得警惕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療養院的本質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們可是太清楚的。

    說是來看望病人的,還能夠理解,只要你開著的是豪車就行了,肯定非富即貴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坐一輛出租車過來,看妹妹!

    那很顯然,他的妹妹年紀很輕……

    而年輕的女人,進入這療養院中,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概率,都不是什么好事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先生,不好意思,這個療養院中,都是給一些退休的干部,或者是年紀大的人用的!看你的年紀,也不過二十歲,你的妹妹肯定更加年輕,會不會是你搞錯了?”

    有一名保安說到。

    聲音很警惕。

    甚至還帶著幾分試探。

    “她姓葉,叫葉媚?!?br/>
    葉神暫時并沒有硬闖的想法。

    站在門口。

    氣息收斂。

    雙手隨意的背負在身后。

    整個人,氣勢與普通人完全是沒有什么兩樣的……

    當然!

    即便是隱藏了氣勢。

    因為這四年的經歷,他的氣質依舊是有著非常大的改變,目光之中的深邃和滄桑,遠遠的超出同齡人,可惜這種氣質,現場的兩名保安,顯然是看不出來的。

    葉媚?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他們聽到了葉神所說的話后。

    立刻在腦海中轉動著這個名字。

    做為西山精神療養院的保安……

    他們拿著高額薪資。

    守護者這里的秘密。

    同樣的……

    除了偶爾站在門口之外,絕大多數的時候,他們都是負責內部保安的。

    比如說,某個因為‘精神’有問題的女人,被送了進來……想要逃跑,都是他們去負責處理。

    甚至有些時候。

    有些女人‘自殺’,也是他們去處理的。

    那種骯臟,惡心,見不得光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們知道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葉媚!

    僅僅只是在腦海中搜尋了不到三秒鐘,一個人影,便是緩緩出現。

    那是一個無比可憐的女孩。

    被送進來時……

    眼睛瞎了一只,漆黑無比。

    整張臉仿佛都被火焰給灼燒了一般,可怕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據說以前是一名大美女。

    是因為精神有問題,才會進行自毀,搞成這種模樣……在這療養院中,還非常有名的,正好這兩名保安,大概清楚其中一些情況。

    可正是因為清楚。

    他們才知道,接下來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這位先生,不好意思……我們這兒沒有一個叫作葉媚的女人!這里都是老人,沒有年輕人?!?br/>
    一名保安道。

    他清楚的很啊……

    那個葉媚之所以被送進來,可是和京都的李東陽有著非常深的關系。

    剛才好像李東陽才來。

    如果眼前這個家伙,真的是葉媚的親戚,讓他和李東陽撞上,搞出什么事情來的話,自己都會完蛋,搞不好,還有丟命的危險。

    “對對對……沒有葉媚這個人!你搞錯了吧?”

    另外一名保安也跟著說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宿主,我可以肯定,你的妹妹就在這里!我已經感受到了與你相似的血緣之力……”

    而就在葉神準備繼續說話的時候。

    手腕上。

    系統發出了聲音。

    聲音是直接響徹在葉神腦海中的。

    很明顯……

    這系統是希望葉神能夠盡快的處理完這個世界中的事情,然后回到原本的世界,好好的當天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葉神嗯了一聲。

    再次看向那兩名保安后,雙眼微微瞇起。

    “對于這個地方,我有一個大概的了解!如果沒錯的話,我的妹妹,出事了……因為某個有權有勢的人,導致她受傷嚴重,還瞎了一只眼睛……這次過來,我只是想要帶她走而已!希望你們引路?!?br/>
    聲音淡淡。

    可惜。

    這兩名保安,聽完,并沒有覺察到什么。

    如果是另外一個宇宙中。

    有神級強者,面對現在的葉神,肯定會察覺到,葉神已經生氣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?”

    “我們西山精神療養院,可是有國家支持的……而且干干凈凈,哪有你說的那種情況?”

    兩名保安,聽完葉神的話,身體一怔。

    他們沒想到。

    眼前這個人,對葉媚的情況,這么熟悉。

    不過……

    即便如此。

    他們本能的還是否定。

    這里發生的事情!

    特別是那陰暗的一面。

    絕對不能讓那些人的家屬進來……

    這是西山療養院里面,不成文的規定,也是禁區……凡是西山的人,都深深的知道這個規則!畢竟……一旦這里的事情,真的捅出去。

    他們這些工作人員,有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概率,都會被判刑的。

    “那,我們換一個話題!”

    葉神雙眼微微一名。

    兩名保安,突然變得激動,不正是說明了他們心虛嗎?

    “關于我妹妹的事情,你們是不是都知道?甚至還知道,這里面到底是什么情況?”

    葉神問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先生,還請你離開這里!這是私人療養院,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?!?br/>
    “趕緊走吧?!?br/>
    兩名保安,身體一顫,嘴里連連說到。

    “你們這么急著讓我走,也就是說,對于這里的一切,你們都清楚的很,一旦真的搞大的話,你們也會有責任是吧?另外……我在你們身上,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!如果沒錯,死在你們兩個人手中的人,應該有不下于三人?!?br/>
    葉神繼續說到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這話落下。

    兩名保安的面色,瞬間變得發白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不過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們便是同時抽出了腰間的警棍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是來找麻煩的嗎?”

    “趕緊滾!有多遠滾多遠,飯可以亂吃,話可不能亂說?!?br/>
    兩人氣勢洶洶。

    “你們怕他們殺你……難道,就一點都不怕,我殺你們么?”

    葉神不為所動。

    雙手背負。

    面色平靜到了極點……

    聲音更是淡然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兩名保安一愣。

    但很快又反應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你有病吧?”

    “這怕是我聽到過最好笑的笑話了……就你一個坐出租車的,還想殺我們?”

    他們笑的時候。

    臉上的肌肉,都猙獰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真是……可憐的走狗啊?!?br/>
    葉神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沒有再理會這兩人了。

    嗒嗒……

    而是邁開步伐,緩緩的朝著療養院大門的方向,繼續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

    兩名保安怒了。

    看到葉神不僅不走。

    反而威脅完自己之后,還硬闖療養院,嘴里狠狠罵道的同時,提著警棍,就準備朝著葉神的身上招呼過去……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他們使出了巨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警棍與空氣摩擦,發出嗖的聲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可,眼看著警棍,就要狠狠的砸在葉神身上后,兩名保安,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瞬間就無法動彈了。

    額頭上的冷汗,蹭蹭的往外冒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療養院,南區!

    這里,便是整個療養院里面的禁忌之區。

    光線昏暗。

    不時有一些工作人員,步伐匆匆的在走廊里面快速的穿行而過,那些人臉上一直都是帶著冷漠的表情,目光中還隱隱帶著幾分冷意。

    完全沒有任何的人情味。

    每一個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都還帶著幾分死亡的氣息……

    很明顯,他們的手中,個個都帶著人命。

    嗒嗒嗒……

    不過,隨著李東陽帶著小甜來到這邊后,那群工作人員們見到,臉上冰冷的模樣,瞬間便是全部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全部都是笑容和恭維。

    “李少!”

    “李少,您來了???”

    “好久沒來了?!?br/>
    “李少,有什么事情,直接喊我就行?!?br/>
    那些工作人員們,熱情的很,紛紛上前說到。

    至于李東陽。

    對于這些人他臉上始終是沒有任何表情的,在他看來,這群人不過只是世界上最底層的一些垃圾而已……只要稍微花一點錢,讓他們做什么都可以,哪怕殺死他們自己的親人。

    甚至……

    這種人,根本不配被稱之為人。

    “沒事就不要來打攪我了!我今天來,只是想要見見那個女人?!?br/>
    李東陽冷聲開口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眾多工作人員聽罷,非常識趣的閃開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走廊中,又恢復了安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李少,葉媚就在這個房間里?!?br/>
    一名帶路的穿著白袍子的醫生,站在一處房間門口停下,嘴里沉聲說到。

    小甜聽到這話。

    微微抬頭,看了眼房間門口。

    這大門上,貼著一個牌子,用紅色字體寫著:重度病患!

    單單是這四個字。

    就給了她一種渾身發顫的恐懼感。

    “打開吧!”

    倒是李東陽對此已經無比淡定了,看了眼那大門,嘴角戳著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“是,李少?!?br/>
    另外一名白袍醫生,回答的時候從口袋中掏出了一把鑰匙,動作熟練的插入了那房間的門鎖上。

    喀嚓!

    只聽到喀嚓一聲。

    房間的門便是被打開。

    咯吱……

    緊接著,那白袍醫生,伸出手,將那門輕輕一推,發出了咯吱的聲音。

    隨后!

    李東陽和小甜,立刻就看到,在這房間里面,擺放著一張鋪著白色床單的床,而在床上躺著一名女人,正背對著大門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……

    整個房間里面的裝飾,都非常獨特。

    不管是墻壁。

    還是那門的背面……全部都鋪著一層厚厚的海面,整個房間,那種海面是沒有任何死角的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。

    那玩意的存在,用意一看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這種房間里面。

    如果一個‘患者’想要自盡,想要通過外力幾乎是不可能的……除非是自己咬舌,或者是用雙手來攻擊自己……

    不過!

    療養院中的人,自然也是考慮過這種情況。

    李東陽沒有允許其死亡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

    這邊的人,可不敢擅自讓葉媚死掉。

    所以,除了房間墻壁上,到處都貼著海綿之外,床上,葉媚的雙手,也是被死死困住的,就連嘴里,也都放著一個東西,想要完全的咬合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嘩啦……

    聽到開門聲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葉媚,立刻轉過身,這已經形成了條件反射。

    但!

    當她轉身看到來的人是李東陽后,她的眼睛,已經臉上的肌肉,全部都變得無比猙獰起來。

    “嗚哇嗚哇……”

    嘴里不斷的發出嗚哇嗚哇的慘叫。

    目光中,除了猙獰外,還有無盡的憤怒。

    跟在李東陽旁邊的小甜,看到這里后,只感覺頭皮發麻……她來這里的路上,試想過無數的可能,可是從來沒有想過,會有這種情況出現。

    眼前,這個女人的臉上,全部都被毀了,是燙傷的。

    有一只眼睛瞎了,沒有纏繃布,看起來黑漆漆的,就像是一個黑洞一般。

    小甜覺得。

    如果是自己變成了這種樣子。

    恐怕一秒鐘,都不想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怎么了,葉媚?是不是看到我之后,非常的激動???是不是想要屈服于我?”

    倒是李東陽看到這樣一幕后,不僅沒有被嚇到,反而臉上露出了瘋狂的笑容,看著葉媚時,嘴里哈哈哈大笑著。

    “嗚嗚……”

    葉媚想要說話。

    可嘴里的東西在,她根本說不了。

    “你,去把他嘴里的東西拿掉?!?br/>
    李東陽饒有興趣的對著一名穿著白袍的醫生說到。

    “是,李少?!?br/>
    那醫生殷勤的點頭,然后看向葉媚,瞬間,他的目光便是變得無比陰冷:“你最好不要亂動,好好的配合……否則的話,我們只能繼續給你打鎮定劑了?!?br/>
    聲音落下。

    葉媚立刻安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剛才看向李東陽時,那憤怒的目光中,開始出現了一絲恐懼。

    鎮定劑。

    肯定是給她留下了非常不好的記憶。

    嘩啦!

    那白袍醫生走到葉媚旁邊后,伸出手,在她的嘴巴附近稍微一用力,便是將東西給拿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李東陽,你會不得好死的,你一定會不得好死的?!?br/>
    松開后。

    葉媚立刻咆哮道,聲音尖銳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嘩啦啦……

    同時,她的身體不斷的掙扎,綁在她手腕上的繩索,發出嘩啦啦的響聲。

    “都這么久了,你還不明白么?其實,這一切都是因為你……如果當時你乖乖屈服本少的話,也不會落到現在這種模樣,還有你的父母,也不會進去監獄……”

    李東陽繼續說著。

    直接將所有的責任,全部都推到了葉媚身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跟在李東陽旁邊的那個女人,小甜,看到這里后,一副心有余悸的樣子!

    幸好!

    幸好自己足夠的聰明。

    第一次見到李少的時候,就果斷的選擇了屈服,否則,很有可能跟眼前這個女人一樣的下場啊。

    之前的時候。

    關于葉媚的事情。

    小甜也只是偶爾聽別人說過……

    那個時候。

    她總感覺葉媚是個biao子,是不值得同情的,甚至很多時候,她提到葉媚時,都是帶著嘲諷的語氣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!

    她才發現,自己真的是幼稚的很。

    葉媚!

    至少有足夠的勇氣,選擇反駁李東陽……

    而自己為了得到錢財,為了活著,每天則是如同一條狗般,不對,甚至連狗都不如……要知道,李東陽家里養著的一條狗,每天吃的東西,都是數萬起步的,比自己不知道要高貴多少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真是,可惜??!這個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小甜低著腦袋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除了心里只是暗暗想著外,她根本就不敢說話。

    倒是那兩名穿著白袍的醫生,似乎對這種情況,早就見怪不怪了……他們皆是雙手叉腰,站在旁邊,安靜的看著。

    甚至目光中,還帶著幾分炙熱。

    就仿佛葉媚是他們的藝術品般。

    “不過啊,現在就算你選擇屈服于我,也沒有任何用了……你現在的模樣非常丑!估計任何男人看了,都會當場被嚇軟!我這次過來呢,目的很簡單,只是想要轉告給你一個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李東陽聲音冰冷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葉媚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而是瞪圓著眼睛。

    死死的盯著李東陽……

    如果目光可以殺人,李東陽現在絕對已經被千刀萬剮了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派出人去尋找你那個哥哥了……嘿嘿,突然我有了一個非常絕妙的想法!現在所有人都認為,是我出去在照顧你,幫你在療養院中生活下去,而你的父母則是暴虐狂……然后,我稍加利用一下,找到你的哥哥,給他一筆錢,讓他充當我的走狗,你說,這會不會很有意思?”

    說到這兒,李東陽臉上繼續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只是!

    當他這話說完后,頓時感覺房間里面的溫度都下降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不自覺的裹緊了衣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就在李東陽準備問溫度怎么突然下降了的時候,一個淡淡的聲音在他后面響起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聽到這聲音,李東陽立刻回頭。

    而躺在床上的葉媚,也順著那個聲音的方向看了過去,當看到人影之后,她整個人當場一愣,隨后,眼淚嘩啦啦的往外流著,緊接著,一把抓住了床上的被單,捂住了自己的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來的人,正是葉神。

    他站在門口,看著李東陽,看著躺在床上的妹妹,再看到妹妹現在的樣子后。

    饒是他意志再堅定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身上那可怕的殺意,還是不斷的往外洶涌著。

    “葉媚!對不起……哥,來晚了?!?br/>
    葉神緩緩開口。

    “不過,不用擔心,你現在的情況,我能夠幫你治好?!?br/>
    葉神繼續說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本來因為葉神的出現,周圍氣溫驟降,眾人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當葉神那番話說完之后。

    那兩名穿著白袍的醫生,還有李東陽,先是一愣,隨后全部都狂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笑死我了……有沒有這么搞笑?”

    “這個家伙,怕不是瘋了吧?他在說什么?他說要把葉媚的病治好?”

    三人笑得連身體都彎了起來。

    而這個時候。

    嘩啦……

    葉媚則是把遮住她自己臉頰的床單取下,然后,認真的盯著葉神,她臉上沒有笑容,看不出任何的表情,有的只有冷漠……

    “對不起,這位先生,我不認識你!還有,我的哥早就死了,他和你的長相,也完全不同?!?br/>
    葉媚開口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。

    葉神身上的殺意更重了。

    他清楚的很。

    葉媚之所以這樣說……

    并不是真的不打算認自己了!

    而是她認為,現場的情況非常不妙,如果自己在這個時候真的公布公開了身份的話,她認了自己的話,恐怕自己的下場會非常慘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裝作不認識,這才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過這回,還沒有等葉神說話。

    那大笑著的李東陽,則是開口了:“小子,不管你是誰!就憑你剛才說的那些話,你都罪該萬死了……今天,你就別想活著離開這里?!?br/>
    說話時。

    李東陽也不耽誤,站直了身體,快步的朝著葉神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拳頭緊握。

    準備朝著葉神的身上砸去。

    嗖……

    只是,當李東陽的拳頭,即將砸在葉神的身上時,葉神緩緩伸出手,無比輕松便是扣住了李東陽手腕。

    后者一愣。

    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人,竟然敢動手……

    作為李少!

    有著數不盡的金錢。

    不管是多么厲害的人,在他的面前,都如同狗一樣。

    他想揍的人。

    從來沒有失敗的。

    結果……

    現在葉神竟然敢反抗?

    發愣之后……

    李東陽臉上的肌肉,瞬間便是開始變得猙獰起來,額頭上好幾條青筋暴起,整個人看起來可怕到了極點,站在旁邊的那兩名穿著白袍的醫生,這個時候,也是忍不住的往后退了兩步。

    他們看向葉神時,目光中帶著幾分可憐。

    因為……

    按照他們的經驗,眼前的這個家伙,肯定完蛋了,今天別想活著走出去這療養院了。

    就連躺在床上的葉媚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時。

    心底也是猛地一顫,連忙開口:“李東陽,你放過他,只要你放過他,不管什么事情,我都可以答應你,讓我做什么都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晚了!”

    李東陽嘶吼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他嘶吼的時候,完全沒有注意到,葉媚的那番話,再次讓葉神身上的殺意暴增起來。

    “李東陽?看來,你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富二代了……既然如此的話,你也是罪有應得?!?br/>
    葉神緩緩開口。

    到了他這種地步。

    就算是面對這種情況,內心殺意不斷涌現,表面上也沒有任何的波瀾。

    嘶啦……

    當葉神的聲音落下后。

    他扣住李東陽的手,稍微一用力。

    頓時!

    嘶啦一聲在房間里面響徹了起來。

    噗噗……

    隨后,大量的鮮血,從李東陽的手臂中撒出。

    空氣中,瞬間便是彌漫了濃郁的血腥味……

    本來所有的人,都是準備看李東陽到底會怎么弄死葉神的,可是現在,情況完全變化了,甚至讓那些人一個個面色變得無比慘白。

    因為……

    視線中,只見葉神在扣住李東陽的手腕后,用力一拉。

    李東陽的整條手臂,就那樣被活活的撕扯了下來。

    鮮紅色的血液,正是從他斷裂的地方噴射出來的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完蛋了!”

    “李少在這里出事……所有人都會有責任!”

    “這個家伙,他,怎么敢???”

    不過,眾人的第一反應,并不是驚嘆于葉神展現出來的可怕力量,而是紛紛認為,葉神的這種行為是在找死,并且還會連累著他們一起去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說實話,這個時候的李東陽,絕對是懵逼無比的。

    本來他想找葉神的麻煩。

    可怎么都沒想到,自己的手臂,竟然會被這么輕易的就給卸下來。

    那劇烈的疼痛。

    讓他有種撕心裂肺的感覺。

    嘴里慘叫的同時。

    身上的衣服,瞬間就被汗水濕透,腦袋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不過……

    葉神可以沒有理會現場那些人。

    輕松卸下了李東陽的胳膊后,他并沒有停止的意思,手掌稍微一動,下一秒,便是放在了李東陽另外一條胳膊上。

    嘶啦……

    又是嘶啦一聲。

    現場的那兩名白大褂醫生看呆了。

    那個叫小甜的女人,雙腿猛烈的顫抖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葉媚,也是瞪圓著眼睛……

    只見!

    李東陽的另外一條胳膊,就像是橡皮泥捏的一樣,再次被葉神給扯了下來……

    正常情況下。

    一個正常的人。

    兩條手臂,都被用暴力給撕裂下來,他絕對會當場因為疼痛而昏迷的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此時此刻的李東陽,不僅沒有昏迷,反而意識是出奇的清澈……那種劇烈的疼痛,讓他難受到了極點,當然,更可怕的還不是那種疼痛。

    而是眼睜睜的看著兩條手臂被撕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完蛋了!”

    “你這個瘋子,你在做什么???”

    那兩名穿著白袍子的醫生,被現場的畫面嚇傻了,他們說話的時候,嘴唇不斷的發顫,整個人都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床上。

    葉媚也是懵逼的很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心情相當的復雜。

    一邊說看到李東陽現在的這種慘狀,她非??摹醯謎饈腔罡?!可是看到動手的人,是自己的哥,她的心里,立刻有出現了大量的擔憂。

    如果是自己將李東陽給弄成這樣,也沒什么事,反正自己下半輩子是徹底的毀了,大不了跟李東陽同歸于盡也沒有關系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在葉媚看來。

    葉神不一樣??!

    今天這里發生的事情,一旦捅出去,他一輩子都徹底的毀掉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我要殺了你!你這個混蛋,我要殺了你?!?br/>
    劇烈的疼痛,刺激著李東陽的神經,地面被鮮血染紅,他看向葉神時,牙齒都快被咬碎了,嘴里狠狠的吼道,同時,他的心里,也第一次出現了恐懼,深深的恐懼。

    可惜,葉神完全就沒有同情李東陽的想法,更沒有停手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在另外一個世界中,經歷的太多了……

    見多了生死離別,見多了各種血腥的畫面,眼前李東陽的遭遇,在葉神看來,不過是小打小鬧而已。

    “李東陽對吧?是誰給你的膽子,讓你敢這么對待我的家人呢?”

    卸掉了李東陽兩條手臂后,葉神一臉風輕云淡的問到。

    嘩啦啦……

    當葉神說話時,療養院中,總算是反應了過來,大量值班的‘醫生’們,朝著這邊狂奔而來。

    只是。

    稍微比較遠的地方,還隱隱傳來了幾聲慘叫。

    嗯,估計是這里的人,發現門口死了兩名保安,只是很快的那聲音又被掩蓋了。

    因為沖到葉媚所在房間位置的人,越來越多。

    他們一邊跑。

    嘴里的聲音,一邊發出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發生了什么?難道,有人敢在這邊鬧事?”

    “剛才門口死了兩名保安,大家注意了,可能有不法分子偷跑了進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,去李少所在的地方,那不法份子很有可能就是沖著他去的?!?br/>
    有些人在跑來時。

    嘴里還在大聲喊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房間中,李東陽的意識出奇的清晰,手臂上的疼痛,如同有人在用鋼針狠狠的刺著他的骨頭一般,這種折磨,讓他面色慘白,額頭上的豆大的汗珠蹭蹭的落著。

    那雙眼睛里面,充滿了血絲。狠狠的看著葉神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耳邊聽到了外面的聲音。

    死了兩名保安。

    不法分子是沖著自己來的……

    聽完這樣的聲音,李東陽再看向葉神的時候,心里頓時冒出了一個想法!

    “這個家伙,都已經殺了兩名保安了,按照法律,可以判死刑了,那么,他再多殺我一個的話,完全有可能啊?!?br/>
    得出這個結論,李東陽的雙腿都開始猛烈的顫抖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,你到底是誰?”

    他張了張嘴,恐懼的看著葉神。

    “不是說了么……葉媚,是我的妹妹!”

    葉神嘴角微微一勾。

    他并沒有停手的意思……

    喀嚓!

    說話時,他隨意的抬起腳,然后輕輕朝著李東陽左腿的位置踢了過去。

    表面上來看,葉神的力量并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可,踢中的瞬間,那喀嚓一聲清脆的傳來……然后,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,只見李東陽的左腿,脆弱的就像是豆腐一般,瞬間便是被踢得稀巴爛。

    噗噗……

    鮮血狂噴。

    噗通……

    而少了一條腿的李東陽,當場栽倒了地上,面頰朝地,甩得很慘。

    直到到了這個時候。

    房間里面站著的那些人,才感覺到了不同尋常,特別是那兩名穿著白袍子的醫生,眼睛都快瞪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這個家伙,到底還是不是人???剛才,他輕輕一扭,就把李少的胳膊給扭斷,撕扯了下來,這是什么力量?”

    一名醫生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“難道……我是在做夢不成?!?br/>
    啪啪。

    另外一名醫生,則是狠狠的抽著自己的臉,因為,葉神展現出來的力量,超出了他的常識。

    事實上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就連躺在床上的葉媚也感覺自己是在做夢。

    記憶中。

    哥哥一直都普普通通的??!

    “肯定,肯定是在做夢……那些混蛋們,最近給我注射的藥劑肯定影響到了我的神經……”

    葉媚使勁的搖著頭,嘴里喃喃的說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種情況下,有一個人,她可沒有認為是幻覺,是在做夢。

    那就是李東陽帶來的那個女人小甜。

    從李東陽第一條手臂斷掉后,小甜就在狠狠的掐著她自己的大腿,這個時候,大腿上的那塊肉,絕對是被掐的出血了,那刺骨的疼痛感,告訴她一切都是真實的。

    李東陽廢了。

    李東陽的父母是什么背景,她可是隱隱聽說過的,一旦這里的事情傳出去,恐怕今天這里所有人,都沒有好下場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除了房間里面那些人懵逼了之外。

    不少趕過來的醫生們,看到房間里面,那鮮血淋淋的畫面后,全部也是震撼的很。

    不過!

    這些人,意志方面,都是比較強的,估計是在這療養院中,見得比較多,看到那血淋淋的場面時,之所以震撼,是因為受傷的人,是李東陽罷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作為私人療養院,這里的人,不僅對病人的情況都非常熟悉。

    并且。

    對于每一個來這里老板,他們都必須記住,這是服務的基本準則。

    而李東陽雖然來的次數不是很多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名字,長相,早就深深刻在了每一個人的腦中。

    “完蛋了,這回事情大條了?!?br/>
    “出事的果然是李少?!?br/>
    “保安,保安呢?”

    “聽說外面死了兩個……”

    “該死,那些人去吃屎了嗎?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怪他們吧……這療養院是私人的,位置偏遠,而且都只是針對富豪,權貴服務,里面的人,都是有身份的,誰能想得到的,真的有人頭鐵?!?br/>
    “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還能怎么辦,立刻通知院長啊,另外,喊人過來,把那個動手的家伙給控制???”

    走廊外面,圍了不少人,不過,他們看到房間里面的血腥外面后,除了動動嘴皮之外,很少有人敢上前的。

    當然。

    也有不少醫生,膽子很大。

    他們不知道從哪里搞來了針管,里面滿是鎮定劑,陰陰的藏在人群中,目光盯著葉神的后背,隨時準備找機會對著葉神來一針。

    也有人,悄悄的拿出了手機,把這里的情況通知出去,特別是通知李東陽的家人。

    畢竟李東陽在這里出了事。

    他的家人遲早會知道。

    早點通知的話。

    說不定到時候李家怪罪下來,能夠躲過一劫。

    抱著這樣的心態。

    有很多人,幾乎是同時發出去信息的,還有不少人,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在扯淡,更是拿出手機,偷偷的把現場的照片也都給拍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現場,氣氛相當的不對勁。

    說來也是奇特。

    或許是因為,這療養院中,發生的事情太多……那些醫生們,工作人員們,早就一個個變得無比麻木了,見怪不怪。

    看到李東陽兩條手臂和一條腿被卸掉后,他們依舊沒有任何人主動上前幫忙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李東陽慘叫著。

    這一刻。

    他后悔了……

    是真正的后悔。

    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,他絕對不會來這個鬼地方了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事情到了這一步,他后悔已經沒有任何用處。

    清晰的意識下。

    他更是明白,自己的手臂,還有那條腿,已經徹底的廢掉了,連肉都爛掉了……就算這個時候,找到醫院,也無法接上……

    所以。

    后悔,恐懼之余。

    他看向葉神時,目光中,還摻雜著前所未有的仇恨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有種你特么的就當場殺死我!你信不信……只要你殺了我,你的妹妹,你的父母,全部都會死,甚至還有所有和你有關系的親戚,一個也別想活,啊哈哈哈……你不是很厲害么,有種就動手啊?!?br/>
    到了最后。

    那李東陽甚至哈哈大笑起來,臉上的肌肉看起來無比猙獰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個可憐的家伙,到現在都沒有弄清楚情況可?”

    葉神面無表情,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看了眼倒在地上,如同死狗一般的李東陽,嘴里淡淡說到:“從你對我妹妹圖謀不軌的那一刻開始,不止是你,還有你的家人,全部都會為此付出生命?!?br/>
    自始至終,葉神說話時,都無比平靜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李東陽很想大笑。

    可是,不知道怎么回事,意識無比清晰之下,他有種前所未有的感覺……那就是,眼前的這個家伙說的,很有可能,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不然的話,他這種淡定,根本是沒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“那么,第一個,就從你開始吧!你不需要求饒?!?br/>
    葉神嘴角稍微一咧。

    喀嚓……

    說完之后。

    他再次動腳了……

    他朝著倒在地上,四肢僅僅只剩下一只的李東陽最后一條腿上踩了過去!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力量看起來一點都不大。

    然而,現場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當葉神踩下去的那一霎那。

    李東陽的那條腿,就仿佛是被一百多噸重的壓土機給碾壓了一般,當場化成了血霧,肉泥四濺,濺得周圍的墻壁上都是。

    整個房間,因為李東陽鮮血的原故,都變成了地獄一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圍那些人看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地上,四肢全部毀掉的李東陽,竟然還沒有死……那前所未有的疼痛,狠狠的刺激著他的神經,這種痛苦,比死亡還要可怕得多。

    嘩啦啦……

    鮮紅色的血液,還在源源不斷的從他的四肢里面往外留著。

    清晰的意識下。

    李東陽甚至還能夠聽到那血液流淌的聲音。

    慘!

    實在是太慘了。

    現場,那些醫生們看到這里,嘴里全部都在倒吸冷氣,以他們的專業水平來看,現在這種情況下的李東陽,就算立刻送醫救治,活下來的概率,估計連千分之一都不到。

    “太慘了?!?br/>
    “李家的人要是看到自己的兒子,被折磨成這樣,咱門這個療養院都得完蛋?!?br/>
    “真是瘋狂??!”

    “那個家伙,真是瘋子?!?br/>
    不少趕過來的人,看到這里,認為李東陽必死無疑后,再看向葉神時,心里不斷的冒出這樣一些話來。

    只是這些人,心里冒出想法時。

    完全沒有意識到……

    他們的這種想法是多么的可笑。

    要知道……

    這個療養院成立以來,死在他們手中的人,不知道有多少。

    比起殘忍。

    葉神現在的行為,僅僅只能算得上是小巫見大巫罷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房間中,一片安靜。

    趕來的醫生們,只是瞪圓著眼睛,看著現場的情況而已,一旦看到之后,基本上都是緊緊閉著嘴巴,不敢說話的。

    至于走廊遠處,依舊還有不少不明情況的人繼續趕來。

    他們時而會鬧出一些聲音。

    廢掉李東陽的四肢,基本上已經宣判了他的死刑后。

    葉神這才把目光,放在躺在病床上的葉媚身上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消失四年時間,自己變得無比強大,甚至掌控了一方宇宙。

    成為了至高無上。

    主宰無數生物的天道。

    卻沒想到。

    自己穿越之前的家人,在那顆星球上,正在遭受著痛苦……

    這種現實。

    讓葉神的心情,是相當不好的。

    “不過,既然已經回來了,趁著這段時間,把一切都給解決了才好,有些人,既然找死,那就全部宰了……一個都不留?!?br/>
    葉神看著葉媚時,身上是殺意卻是一點點的釋放著。

    此刻的葉媚。

    還是不太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真的覺得一切都在做夢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在做夢的話,怎么可能這樣呢?”

    她的嘴里喃喃說到。

    空氣中的血腥味實在是太濃郁了……

    這里所發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更是第一時間,傳播了出去……甚至有些醫生,還用手機把現場的情況錄下視頻,直接傳到了網絡上,無數網友們,都是驚呆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“這視頻是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太扯淡了吧?感覺在做夢啊?!?br/>
    “那個人,這么強大?”

    “不可思議?!?br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無數的網友們看到視頻后,眼珠子都瞪大了,紛紛在網絡中,搜查各種各樣的信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病床上面,葉媚還沒有緩過神來。

    嗒嗒……

    至于葉神,則是邁開步伐,緩緩的朝著她的方向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葉媚,是我!”

    葉神開口,聲音很淡。

    “哥?”

    聽到這聲音時。

    葉媚這才反應過來了一些,看著葉神,眼睛里面還是帶著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“沒事了!最近這段時間,哥不在,讓你們受苦了?!?br/>
    葉神開口。

    滋滋……

    說話的時候,他輕輕抬手,一抹銀白色的光芒,從他的手中釋放了出來,那些光芒,作用在了葉媚的眼睛上,只是一瞬間的功夫而已,葉媚的眼睛,便是恢復如初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。

    那些光芒流進了葉媚的身體里面之后。

    葉媚感覺她自己的身體素質,在頃刻間,就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。

    身體里面,仿佛有著用不完的力量一般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在做夢?!?br/>
    嘩啦!

    葉媚從病床上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呼啦一聲。

    原本綁在她雙手,雙腳上的鎖鏈,直接就被她給撕扯斷掉了。

    她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對眼前所發生的一幕,根本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葉媚,已經好了……沒事了?!?br/>
    看到葉媚不相信。

    葉神說完這句話后,一縷精神力,悄然之間,鉆進了葉媚的腦海中……緊接著,葉媚雙眼一瞪,下一刻,便是知道,這一切,的確是真的,自己不是在做夢。

    “哥,真的是你?”

    她重新看向葉神,聲音里面帶著興奮。

    之前她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精神打擊,覺得一切都是幻覺,不愿意相信事實,現在不一樣了,葉神給她的那一絲精神力,直接讓她全部都得到了改造。

    瞬間便是徹底恢復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這是?”

    房間里面,那些醫護人員們,看到這里后,紛紛張大了嘴巴,根本不知道說啥。

    甚至有些醫生們。

    當場就被嚇傻了。

    一個明明已經瞎了眼睛的人,竟然能夠瞬間恢復,這太扯淡了。

    不過!

    葉神并沒有給那些人任何解釋,當葉媚恢復之后……

    唰!

    葉神立刻唰的一聲,將目光投向了那些醫生們。

    “這個療養院之中,你們做過了什么事情,應該都非常清楚……正是因為如此,你們每一個人,都是罪孽深重的,死不足惜?!?br/>
    葉神聲音漠然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有醫生反應速度快,額頭上冷汗蹭蹭的冒著,嘴里警惕的說到。

    “都去死吧?!?br/>
    葉神可沒有解釋的打算。

    說話時。

    緩緩抬手。

    嗤嗤……

    下一個霎那,無比可怕的事情,在這整個療養院里面出現了。

    凡是參與了那些慘案。

    凡是知情這療養院里面所發生過事情的那些醫生們。

    一個個身體開始發生著潰爛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的身體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好疼?!?br/>
    他們嘴里不斷的大叫。

    用手拼命的撓著身體。

    可是,沒有任何作用……

    葉神現在可是天道,別說弄死這些人了,就算是一念之間,把整個世界都給摧毀,都是輕輕松松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鐘之后。

    整個療養院之中,所有犯下了罪行的醫生們,護士們,全部都慘死了,這里變成了人間地獄。

    至于葉媚。

    雖然葉神將她徹底恢復。

    但是這段時間,在這療養院里面所受的苦,她是記憶猶新的。

    看到那些醫生們全部慘死。

    她心里沒有任何的同情……不過,對于葉神所展現出來的實力,她卻是無比驚喜的。

    “哥,你現在好強!”

    葉媚感慨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葉神嗯了一聲。

    剛剛返回這個世界的時候,他并沒有打算暴露自己,只是想要低調的處理一些事情,然后就離開,可是現在,他有了新的打算了。

    “葉媚,跟我去救父母吧?!?br/>
    看了眼四周那潰爛而死的醫生們,葉神冷冷開口。

    說話時。

    伸出手,將葉媚拉住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下一個瞬間,兩人直接化成了一道虛影,徹底的從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不過!

    他們離開時候的一幕,恰好有一名醫生打開的手機,將這里的情況,全部都給拍攝了下來。

    視頻同步發到了網絡上。

    無數網友們震驚不已。

    并且……不止是網友。

    之前在島國海域上的事情,各大國家可一直都在秘密關注……今天這療養院發生的事情,傳到了網絡中后,各大國家,全部都意識到了不對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只是,就在全世界暗潮洶涌時。

    葉神帶著葉媚,轉眼之間,便是來到了關押他父母的監獄之中。

    四周都是高墻。

    天色有些昏暗……

    一些獄警們,拿著警棍,氣勢騰騰的走著。

    其中一個角落。

    好幾名長得壯實的犯人,正將一名男子圍住,氣勢騰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這樣的人,真是死有余辜啊?!?br/>
    “聽說連你自己的女兒都不放過?”

    “真是可憐的廢物?!?br/>
    “大家打?!?br/>
    那群犯人們說著時,直接拳打腳踢了,面對這樣的一幕,那些正在巡邏的獄警們,仿佛壓根就沒有看到一般,根本不管。

    “你們,也該死!”

    嗖!

    葉神突然出現。

    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,看到那群犯人們在動手后,葉神身上的殺意,當即迸發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。

    這些犯人們,都是被李東陽給買通的。

    就是想要找一些借口動手罷了。

    葉神出現后。

    他也不耽誤。

    伸出手……在空中輕輕一捏,作出了一個握拳的姿勢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噗哧,噗哧,噗哧。

    那些人犯人,無一例外,全部都當場炸了,鮮血四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從明天開始,徹底沒有了!此書,徹徹底底的完結,拜謝大家的支持,未來有緣再見。)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乐翻二人麻将手机版 玩大小单双软件下载 二人斗地主好友私人房 重庆时时全国门店 双色球胆拖投注中奖 重庆时时彩平台手机app 幸运飞艇稳赚方法 怎么做网络彩票代理 重庆时时在线预测 黑马计划软件官网 足球比分直播500 如何买时时彩稳赚不赔 球探体育比分电脑版 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 分分彩后一100稳赚 江苏时时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