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一波中特在哪个网址 > 醫品至尊 > 1404 羨慕

一波中特在哪个网址 www.rtssz.icu 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5200文學] //www.rtssz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他背叛了廣銀,不敢再住酒店了,現在躲在他的一個朋友家里,女性朋友?!?br/>
    四名男子為首的是一個挺著大肚腩的禿頭,聞言點頭哈腰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女性朋友?他有女朋友了?”

    冷峻男子眉頭一皺,腳下卻絲毫不停,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禿頭男子吃力的小跑著跟上,滿臉諂媚的道:“不是女朋友,只是炮友,還是他的粉絲?!?br/>
    冷峻男子腳步一頓,眉頭擰成了一個大疙瘩,斜?攪送和紡兇右謊郟骸澳閎范??!

    禿頭男子額頭上沁出細密的冷汗,脊梁骨彎的更深了,但卻十分肯定的道:“確定,李總趕來的路上,我就派人調查清楚那個女人的底細了,那女人不但是他的粉絲,而且還是個有夫之婦?!?br/>
    說到這里,禿頭男子臉上露出一抹男人都懂的猥瑣笑容,想起照片上那個女人的誘人風情,讓他心里好生嫉妒,MD,伍嘉文那個小白臉還真是艷福不淺啊。

    “好,張經理,這次干的漂亮,有這個把柄在手上,我倒要看看伍嘉文還敢不敢拒絕加入我隕石?!?br/>
    冷峻男子臉上首次露出笑容,開心的大笑起來。

    禿頭男子得到李總的夸獎,比自己中了五百萬大獎還要開心,眼睛都瞇成了一道縫,恭維道:“李總運籌帷幄,這次必然會馬到成功,只是,這么晚了,您還是先吃點東西再辦事吧?!?br/>
    “兵貴神速,我要打其他人一個措手不及,現在,立刻去見伍嘉文,哪有時間吃東西?!?br/>
    李總大手一揮不容置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李總真是太敬業了,不愧是我輩楷模,讓人為之汗顏!”

    禿頭男子毫無廉恥的拍著馬屁,然后快走幾步走到停車場的路虎車前,要多狗腿有多狗腿的拉開車門,還用手小心翼翼的護著門頂,唯恐李總碰著頭,那姿勢那神態,比伺候親爹還要虔誠。

    三名手下滿臉的崇拜與敬仰,這馬屁拍的……絕不是一個層次的啊,難怪人家啥本事都沒有卻能當分公司的經理,而他們滿腹才華卻還是小職員。

    米國艾佛爾小鎮外。

    濃重的夜色中,影影綽綽的黑影如同鬼魅般出現,悄然分散向小鎮包抄而去。

    突然,走在最前端臉上涂滿油彩,胸前別著虎頭徽章的黑衣人鼻子嗅了嗅,停下腳步舉起了右手,精光四射的眸子閃爍。

    身后的黑衣人令行禁止,立刻停了下來,一名胸前別著蛇頭徽章的黑衣人快步上前,疑惑的問道:“阿虎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海濤,似乎有些不對勁兒,你聞!”

    程虎鼻子嗅了嗅,凝重的說道。

    彭海濤疑惑的聞了聞,眼神微微一變:“好濃的血腥味?難道和天香閣一樣,有人搶先一步滅掉了暗月!”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?!?br/>
    程虎不解的說道:“我本以為天香閣只是個巧合,但要是暗月也是如此,那就說明有人在暗中幫助老板鏟除這些殺手,只是這些人到底是誰?為什么要幫助老板?”

    “那要不要跟老板匯報?”

    彭海濤眉頭緊皺的低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先進去看看吧,如果暗月真被人先滅掉了,那就說明這很有可能不是巧合,當然,要是教官那邊也是這樣的情況,那就說明真的有人在暗中幫助老板?!?br/>
    程虎苦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奇怪,到底會是誰呢?這不是搶咱們的生意嗎?”

    彭海濤不滿的嘟囔著。

    “行了,先進鎮子看看再說吧?!?br/>
    程虎搖了搖頭,雖然暗月被人滅掉的可能性很大,但他們卻不敢掉以輕心,還是謹慎的向前悄然挺進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。

    澳州克墨爾本市無影樓總部,

    意大利都靈市聚香堂總部。

    馮軍和陸戰都臉色陰沉的看著滿地的血腥和尸體,眼神中閃爍著茫然之色。

    接到丁寧的電話后,由于四個目標殺手組織兩個在米國,一個在澳洲,一個在意大利,生肖軍團立刻兵分四路展開了行動。

    可沒有想到,他們卻來晚了,已經有人搶先他們一步動手,把這四個殺手組織全部鏟除。

    這些人到底是誰?又為什么要這樣做?這讓陸戰等人百思不得其解,算了算國內的時間正是深夜,他們也只能等到天亮再跟老板匯報這一詭異情況了。

    夜半。

    丁牽獵迷迷糊糊的醒來,下意識的摸了摸身邊,卻沒有發現丁寧的身影,頓時不滿的嘟起了嘴,低聲嘟囔了一句:“這個混蛋,肯定看自己睡著了,又去找其他女人鬼混去了?!?br/>
    本想繼續埋頭睡覺,可隨著《煉神決》的日益精進,她每天只需要很少的睡眠時間就能精神奕奕,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怎么也睡不著。

    既然睡不著,索性也不睡了,去看其他姐妹打麻將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于是,丁牽獵爬起身來穿好衣服,梳妝打扮了一番后走出房間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由于丁寧的實驗室距離她的房間不遠,她無意中看了一眼后不由驚咦一聲,實驗室里竟然亮著燈。

    他沒去找其他女人?而是在做實驗?

    丁牽獵唇角微微上翹,心情莫名變的美妙起來,躡手躡腳的向實驗室走去。

    實驗室的門并沒有鎖上,輕輕推開門,只見丁寧正在全神貫注的研究著什么,竟然沒有發現她的到來。

    丁牽獵愕然的看著丁寧時而皺眉,時而思索,時而發呆,時而嘴里念念有詞,時而如同魔怔般的手舞足蹈……

    似乎,他正在研究手中握著的東西似的,可任由她怎么看,也沒有看到他手中有任何東西。

    雖然她很好奇丁寧在研究什么,但她知道丁寧一旦沉浸在研究當中,是最討厭被人打擾的,也就沒有驚動他,悄悄的退了出去,還體貼的關上了房門。

    丁牽獵站在二樓的欄桿前,靜靜的看著大廳里的麻將場正在酣戰不休,一個個國色天香的女人們絲毫沒有睡意,眉飛色舞的投入到壘長城的大業當中,不由的搖頭暗自好笑,晚上打通宵麻將消磨時間,白天依然精神奕奕不耽誤辦正事,這大概就是修為暴漲精力過剩的好處了。

    只是,丁寧這樣縱容她們整天打麻將真的好嗎?就不怕她們玩物喪志嗎?

    沒有跟她們參合到一起,丁牽獵悄然走出城堡,沐浴著海風,漫步在島上,欣賞著光怪陸離的島上夜景。

    放空思想,漫步目地的散布著,不知不覺來到了冬之領域,這才突然想起,今天一天似乎都沒有看到柳生淺黛的身影。

    咦!

    這里什么時候多了座冰宮?還有漂亮的?;ㄊ?。

    丁牽獵雖然不修武道,但在半生之體下,她也早就寒暑不侵了,看到充滿扶桑風格的冰宮和美麗的?;ㄊ魘?,頓時眼前一亮,快步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姐,你怎么來了?!?br/>
    柳生淺黛從冰宮中迎了出來,笑嘻嘻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晚上睡不著到處轉轉,不知不覺就轉到這里來了,好美的?;ò?!”

    丁牽獵笑容滿面的看著美麗的?;ㄊ髟尢鏡?。

    “嗯!?;ㄆ?,冰宮也很漂亮呢,姐姐進來參觀下,看,還有星星呢?!?br/>
    柳生淺黛跟得到好玩的玩具想要跟小朋友炫耀似的,美滋滋的拉著丁牽獵的手帶她參觀冰宮。

    “啊,好漂亮,怎么會有星星?”

    丁牽獵目瞪口呆的看著冰宮穹頂星光折射的美景,不敢思議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他幫人家弄的啦,漂亮吧!”

    柳生淺黛眉開眼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,實在是太美了,不行,我也要讓丁寧給我建一座這么漂亮的冰宮?!?br/>
    丁牽獵羨慕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姐,冰宮很冷的,就連他待長了也受不了呢,我給它起名叫星冰殿,好聽嗎?”

    柳生淺黛笑呵呵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星冰殿?好聽?!?br/>
    丁牽獵這才想起柳生淺黛是冰靈之體,不由苦笑著說道:“是啊,雖然我早就寒暑不侵了,但這么冷冰冰的地方待長了也受不了啊?!?br/>
    “不過,姐可以讓他為你專門訂做一座宮殿啊,像火屬性就打造一座火星宮,水屬性打造一座水晶宮,姐是什么屬性?”

    柳生淺黛隨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像你們都有各自的屬性,我白有一身功力,但卻無法使用?!?br/>
    丁牽獵神色有些黯然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啊,怎么會這樣?”

    柳生淺黛訝然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情況比較特殊,我和他是伴生之體,他的修為增長我就會增長,但卻無法使用分毫?!?br/>
    丁牽獵滿臉苦澀的說道。

    卻不料柳生淺黛滿臉羨慕的說道:“真好,我要也是他的伴生之體就好了?!?br/>
    “為什么?伴生之體有什么好的???”

    丁牽獵疑惑的問道,雖然半生之體不用修煉,但空有一身的實力卻不能使用,讓她有種守著寶藏卻只能看不能用的失落感。

    “我們都這么愛他,能和他同生共死誰不愿意呢,要是她們知道你是伴生之體,不知道會有多羨慕呢?!?br/>
    柳生淺黛理所當然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為什么會這么認為?”

    丁牽獵有些不解的問道,她對不能動用武力一直耿耿于懷,很多時候都希望自己能夠和其他姐妹一樣,能夠幫他排憂解難鏟除一切對手,可沒有想到,柳生淺黛竟然會說大家都羨慕她,這讓她實在覺得有些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“當然的啊,不光是我,相信姐隨便去問任何一個姐妹,她們肯定都羨慕的要死?!?br/>
    柳生淺黛眼底流露出一抹艷羨之色:“你想啊,雖然姐不能用武力,但卻不用修煉,始終能夠和他保持一樣的修為進度,再說,他骨子里是個充滿?;び哪腥?,他提升我們的修為只是為了讓我們擁有自保之力罷了,你還真以為他指望我們去幫他戰斗啊?!?br/>
    丁牽獵渾身一震,恍然覺得自己似乎一直都定位出錯。

    她是個性格強勢的女人,總把丁寧當成那個羽翼還為豐滿的弱小少年來呵護,可卻從來沒有想過,現在的丁寧已經不再需要任何人的?;?,反而更希望能夠來?;に?。

    這種認知讓她既欣慰又有些失落,就如老鷹看著雛鷹終于能夠展翅高飛,但卻再也不需要老鷹來呵護的那種復雜情緒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